<rt id="u8uyo"><optgroup id="u8uyo"></optgroup></rt><wbr id="u8uyo"><tt id="u8uyo"></tt></wbr>
<center id="u8u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<noscript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center>
>文化>>正文

红楼梦里丫鬟取名的学问,深藏曹雪芹的才华和苦心

原标题:红楼梦里丫鬟取名的学问,深藏曹雪芹的才华和苦心

《红楼梦》全景式地描写了一个封建大家族的生存状态与发展历程,将红楼梦当做一个社会学案例来研究也未为不可,今天且谈谈红楼梦中的丫鬟命名权问题。

据一些红学家研究,红楼梦结尾处应有一个涵盖108人的情榜,也就是金陵十二钗正册、副册、又副册等?#26082;?#30340;女子。其中,除了正册、副册的24人都是小姐外,剩余七册的84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丫鬟,给这么多丫鬟起名字想来也是个不小的工程。

红楼梦的文笔素有深意,出场人物的名字往往通过谐音、暗喻等方式透露出作者的深意,丫鬟的名字也是如此。从红楼梦的行文中可以看出,丫鬟的名字一般都是由主人来起的,主人拥有丫头的命名权,既能起名,也能改名。

一个小小的起名问题,体现出的是主仆关系的正式建立,和主人对丫鬟支配权的明确宣示,甚至能?#20174;?#20986;主人在?#25345;?#38454;层中的话语权?#33267;俊?/p>

主人给丫鬟命名,往往充分体现出了主人的审美情趣和内心偏好,是一件非常个性化欲望的表达。这类例子在红楼梦中不胜枚举。

例如,贾母给丫鬟起名,往往?#19981;?#29664;宝和飞禽的名字,如琥珀、翡翠、玻璃、珍珠,和鸳鸯、鹦鹉、鹦哥等,这很符合一个富贵人家老太太的人物设定,见过大场面、大富贵,又期盼家族富贵永续,所以才有“享福人福深还祷福”一事。

薛姨妈作为商贾之家的女主人,给丫鬟起的名字是同喜、同贵,通俗、浅显、直白,天然透出一股商人气;贾宝玉自小便熟读《诗经》,又特别喜?#20040;?#34299;华丽的诗词文章,因此贾宝玉的丫鬟,包括晴雯、绮霞、秋纹、碧痕、袭人、麝月、茜雪、春燕等,名字都非常雅致绮丽,富有诗意,不枉了贾宝玉的诗词功底。

红楼梦中,新进的丫鬟都需要由主人正式起名,如第七十九回,香菱和夏金桂聊天时就说过,自己的名字是薛宝钗给起的。起名这个?#26041;冢?#26159;颇有深意的,万万不可轻视。

无论是外买的,还是家生的,丫鬟在成为丫鬟之前不可能没个名字,但原来的名字象征着她们的非丫鬟身份,意味着还未和原生家庭割裂。只有通过主人的重新起名,丫鬟才算正式拥有了丫鬟身份,才算正式成为奴才阶层的一员。?#35789;?#20027;人认可丫鬟原来的名字,依然应当?#28216;?#20027;人给重新起了名字,只是凑巧和原来的一样罢了。

孔子曰:“君君,臣臣,父?#31119;?#23376;子”,?#30001;?#24320;来?#29627;?#36824;可以添?#38686;?#20010;字,“主主,奴奴”。丫鬟必须有一个明确的主人,才算进入了一段稳定的主仆关系中。

如果主人更换了,丫鬟的被支配权也随之转移到新主人手中,改名字则是这一转移过程完成的重要标志。例如,袭人本来是贾母的丫鬟,名叫珍珠,后被送给了贾宝玉,贾宝玉便在请示贾母之后,将珍珠改成了袭人;鹦哥本来也是贾母的丫鬟,被派遣服侍?#20027;?#29577;后,同样经过贾母同意,被?#20027;?#29577;改名为紫鹃。

宝玉、黛玉给丫鬟改名之所以请示贾母,是因为两个丫鬟的“所有权”仍归贾母所有,自己只拥有丫鬟的“使用权”,故而需要请示原主人。红楼梦中另外一个重要的丫鬟,晴雯,本来是荣国府管家赖大买来的,后被赖嬷嬷送给贾母,贾母又送给贾宝玉,想来名字也是改了好几回,晴雯的名字,也只有宝玉能取得出来。

丫鬟的名字,不仅关乎主仆二人,通过对丫鬟命名权的争夺,还可以?#20174;?#20986;?#25345;?#38454;层中各位主人的权力分?#21152;?#20105;夺。

第二十三回中,贾元?#21512;輪既面?#22969;们和宝玉搬入大观园居住,贾政找贾宝玉通知消息并训话时,?#26082;?#21548;说了袭人的名字,当时就很不高兴,王夫人替宝玉掩饰说是贾母取的,贾政当?#35789;?#30772;,王夫人连忙让宝玉回去给袭人改名字,贾政表示名字不必改,但对宝玉十分不满,随?#26149;浅?#20986;去。

简单的一个小插曲,可以明显看出,贾母的权力大于贾政,贾政的权力大于王夫人,贾宝玉在这条关系链中地位垫底,贾政一句话,就可以让贾宝玉给丫鬟改名字,就更不必说其它方面的权力有多大了。贾政和王夫人,也明显是夫唱妇随的权力结构。

和贾政、王夫人夫?#23601;?#20840;相反的,是薛蟠、夏金桂夫妇。夏金桂从小丧?#31119;?#34987;母亲娇惯不已,习惯了作威作福,嫁入薛家后,拿捏准了薛蟠的“有酒胆无饭力”的性情,两个来月便挟制住了薛蟠,并渐渐压倒了薛姨妈,唯独寻衅薛宝钗,几次均不得逞,因此一直无法完全掌控薛家大权。

于是,趁着一次和香菱聊天,?#26082;?#24471;知了是薛宝钗给香菱起的名字,立刻就给香菱改名秋菱,宝钗得知后也不在意。显然,夏金桂醉翁之意不在酒,改名是表,借机挑起事端、压倒宝钗、进而全面掌控薛家决策大权才是实。宝钗故意不理会,无疑是非常聪明的做法。

因此,对于封建大家族来说,丫鬟的名字是件小事不假,但其中?#38454;?#30340;含义颇多,小事情往往折射出大议题。俗话说,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,家务事虽小,但牵扯的是一家人的关系,所有家庭成员的思想观念、经?#32654;?#30410;、权力诉求都在一件件小事中发生着激烈碰?#29627;?#25165;?#36158;?#20102;“小事不小”“小事难断”的现象。

曹雪芹的厉害之处就在于,他通过对不同丫鬟的命名,来?#20174;?#20027;人的志趣和喜好,甚至性格和命运,一部红楼,重要的丫鬟就近百人,而给这些人取既不相同又要各有深意的名字,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可见曹雪芹之才华和苦心。

可以说,能读懂这些丫鬟起名改名背后的学问,才能真正读懂红楼,理解曹雪芹“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”的深意。

作者:唐新杰,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?#26790;?#35266;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?#25945;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?#31471;?/a>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广西快三遗漏统计
<rt id="u8uyo"><optgroup id="u8uyo"></optgroup></rt><wbr id="u8uyo"><tt id="u8uyo"></tt></wbr>
<center id="u8u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<noscript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center>
<rt id="u8uyo"><optgroup id="u8uyo"></optgroup></rt><wbr id="u8uyo"><tt id="u8uyo"></tt></wbr>
<center id="u8u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<noscript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cente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