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u8uyo"><optgroup id="u8uyo"></optgroup></rt><wbr id="u8uyo"><tt id="u8uyo"></tt></wbr>
<center id="u8u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<noscript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center>
>新闻>>正文

“大仙”、信徒和被鞭打致死的女人

原标题:“大仙”、信徒和被鞭打致死的女人

胡瑞娟被丈夫陈春龙打死了。

长达?#27597;?#23567;时,陈春龙抡起三角带制成的皮鞭,朝她的后背,狠狠抽打了160多下。

“浑身血印,整个后背被打得发黑。”胡瑞娟死亡当天,亲戚们在太平间看到了尸体。尸检结果显示,其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,致大面积皮下出血和剧烈疼痛,引起创伤性休克死亡。

警方审讯时,陈春龙说出了鞭打妻子的原因。

他说,2010年妻子开始“患病?#20445;?#26202;上睡不着觉,他怀疑妻子得了“虚病?#20445;?#20110;2017年11月18日找到村里的“大仙”赵清江。虚病,在迷信者眼里,是因妖魔附体给人带来病痛。

“大仙”赵清江告诉陈春龙,他的妻子被蛇妖附身,有五百年的道行,“下狠心使劲抽打,才能治病。”他还说,“打的不是胡瑞娟,是她身上跟着的长虫,等病好了,什么伤疤也留不下。”

反科学的“大仙?#20445;?#20449;徒陈春龙的疯狂,在“治疗”的第十天,最终酿成胡瑞娟之死的悲剧。2019年2月27日,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法院开庭审理此案。

全文6034字 阅读约需11分钟

▲胡瑞娟。 受访者供图

“蛇妖附身”

陈春龙觉得妻子胡瑞娟患上了“虚病”——晚上睡不着觉。

他说,从2010年起,妻子开始失眠。“那时候病情轻,去医院看,也看不出什么病来,医院给开的药也?#24576;?#36807;。”陈春龙供述称,2014年,妻子曾跟他说,“找大夫看的是?#38047;?#30151;。”

在农村迷信者看来,?#38047;簟?#22812;惊、精神不好,都属于“虚病?#20445;?#30149;因是散仙、阴魂附体,俗称“鬼?#20185;懟薄?/p>

陈春龙相信“虚病”之说,他说,他曾带妻子看过“大仙?#20445;?#30475;完后妻子就能睡着。

2017年11月18日,他带着胡瑞娟回到老家——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。

盐山县小?#19979;?#26449;有个“大仙”叫赵清江,自称可治疗各种疑难杂症,常常帮人看“虚病”。陈春龙坐三轮车时听说,以前有个小孩患“虚病?#20445;?#24555;要死了,到赵清江家给治好了。听到这个消息后,他便带着妻子去找赵清江。

到了赵清江家里后,他坐在椅子上看了看胡瑞娟,“你看,?#25104;?#37117;变了,都起疙瘩了。”他说,胡瑞娟的“虚病”很严重,不是一天?#25945;?#33021;够治好的。赵清江还告诉陈春龙说,陈春龙和他的弟弟、儿子都有“外灾?#20445;?#38472;家里要出大事。

“她(胡瑞娟)身上跟着一条长虫,想折磨死她,还折磨她的儿女。我看到病人,从她的五官上,就能看出是什么东西跟着她。”赵清江在公?#19981;?#20851;供述称,他通过摸脖子,能判断来者是否有“虚病?#20445;么?#30149;的人耳朵下面有疙瘩,“我摸的这名女子(胡瑞娟)有,所以给她治。”

从那天起,胡瑞娟开始在赵清江?#21307;?#21463;“治疗” 。每天早上?#35828;悖?#38472;春龙会带着妻子去赵清江家“治病?#20445;?#20013;午十一点多回去。“第一天给了他800元,第二天,他(赵清江)说我儿子不是特别厉害,不收费了,给了他600元。”陈春龙称,10天的“治疗?#20445;?#20182;?#36824;?#32473;赵清江10600元。

赵清江自称,他的治疗方法就是“瞅瞅摸摸?#20445;?#30597;就是瞅人,摸就是摸脖子,有邪病的人,耳朵下面脖子中间有个疙瘩,一捏就很疼,给他们治疗都是用这种方?#20581;!?/p>

赵清江在接受公?#19981;?#20851;讯问?#21271;?#31034;,胡瑞娟刚来“看病”的时候,说话正常,就是没有精神,自称睡不着觉。10天后的2017年11月27日,再来的时候,胡瑞娟“疯了?#20445;?#30597;人时要么斜着眼,要么直眼。”

陈春龙供述,2017年11月26日凌晨三点,胡瑞娟病情加重,一晚上没睡觉。当天上午,找赵清江看了一个小时,看完之后就开始神志不清。

事发之后,胡瑞娟8岁的女儿,跟胡家亲戚聊天?#21271;?#31034;,2017年11月26日,在盐山县城的宾馆内,她看到爸?#38047;?#19977;角带打妈妈。?#29240;?#35201;我说我肚子有点疼,爸爸就抽妈妈。”她还提到,27日凌晨,?#24739;?#20154;开车送妈妈去赵清江家时,?#24471;?#24590;么也关不上。“他们都说是妈妈搞的鬼。”

▲陈春龙、胡瑞娟和孩子们。 受访者供图

鞭打致死

沧州市盐山县?#24739;?#23486;馆的监控,记录下胡瑞娟最后一天的一个片段。

2017年11月27日凌晨0点6分,陈春龙揪着胡瑞娟的头发,从5楼的房间走出来。两人慢慢靠近走廊的监控。

画面中,胡瑞娟的头向?#20063;?#20542;斜,面无表情,走路左右摇晃。她双臂下垂,胸前被绑?#20185;?#23376;。陈春龙的弟弟陈金来,紧跟着走在后面,手里握着皮鞭。50秒钟后,三人走出宾馆。

新京报记者获得的资料显示,陈春龙称,当时,妻子“病情加重,发出的声音,不是她平时的声音,特别凶”。陈金来则称,嫂子“乱折腾,到处乱撞,到处乱撞,嘴里还说些胡话”。凌晨1点,陈家人带着胡瑞娟,来到赵清江家。

赵清江在接受审讯时,讲述?#35828;?#26102;的情况。“我正在家睡觉,听到外面有人敲门,开门后看见了前几天一直在我家看虚病的女子(胡瑞娟)。她被他丈夫和小叔子驾着胳膊,她的公公和两个孩子也来了。”

赵清江称,胡瑞娟一直说,“我走啊,我上泰山修?#23567;!?#38472;春龙兄弟二人则对他说,“坏了伯伯,疯了。”

“走不,不走剁死你,打死你。”赵清江对着胡瑞娟,不断重复着看阴阳病的术语。

随后,胡瑞娟被放到赵家西屋的椅子上。陈春龙称,赵清江拿起斧子,狠狠拍打胡瑞娟的腿和后背,嘴里还不断问着,“你走不走?#20426;?#20940;晨一点到四点半,赵清江持续用斧子拍打胡瑞娟的腿和后背,每隔四五分钟拍打一次,?#30475;闻?#25171;七八下。“赵清江?#30475;闻?#25171;很用力,能听到声响。”

陈春龙称,其按照赵清江的要求,用40公分长的木棍和50公分长的三角带,制成皮鞭。赵清江告诉陈家人说,胡瑞娟犯病时,就抽她。

当天早上?#35828;?#33267;中午十二点,陈春龙抡起皮鞭,抽打了妻子七八次,?#30475;?#25277;打20多下。他的弟弟陈金来,则抱住胡瑞娟,?#20048;?#20854;挣扎。

“我每天去的时候,赵清江都说让我下狠心,使劲抽打胡瑞娟,往死里打,这样才能治病。赵清江还告诉我,打的不是胡瑞娟,是她身上的长虫,他还说等胡瑞娟好了,什么伤疤也留不下。不用化妆品,皮肤?#19981;?#22909;起来。”陈春龙说。

在赵清江家东屋看病的多名村民表示,当天,他们听到?#20449;?#30340;“嗷嗷”叫,还听到皮带抽打的脆响。

当天下午四点,胡瑞娟死亡。

4个小时后,亲戚们在盐山县医院的太平间看到了胡瑞娟的尸体,她的背部、小腿布满了鞭印,整个后背被打成黑?#20185;?#23608;检结果显示,其系钝性外力多次打击,致大面积皮下出血和剧烈疼痛,引起创伤性休克死亡。

在宾馆的房间里,胡瑞娟的亲属还发现了绳子和铁钉。

▲2017年11月27日凌晨,在盐山县?#24739;?#23486;馆,胡瑞娟身上绑着身子,被陈春来带离。 视?#21040;?#22270;

迷信家庭

在陈春龙的老家——海兴县洼冯村,新京报记者提及此事,村民冯裕贞(化名)连连叹息。

她说,陈春龙和胡瑞娟夫妻关系和睦,婆婆和媳妇的关系也很好,“她经常给公婆买?#36335;?#24590;么会发生这种事?#20426;?/p>

冯裕贞告诉新京报记者,陈春龙今年31岁,小学文化,早些年,曾在天津打工,“家庭条件原?#26149;?#24046;。”2009年,经媒人介绍,他和盐山县的胡瑞娟结婚,两家相距约10公里左右。

胡瑞娟的弟弟胡连军,在北京做门窗生意。陈春龙和胡瑞娟结婚后,便去北京“投奔”弟弟。2013年,在弟弟的带动下,两人自立门户,生意越干越红火。

“他们廊坊、黄骅各买了一套房,还在村里买?#35828;?#30382;,盖起新房。”冯裕贞说,?#28304;?#32993;瑞娟嫁过来,陈家的条件越来越好,“我们村里人都知道,陈家是媳妇带起来的,他们?#24739;?#20154;对媳妇很尊敬,想不通,为什么会打死她?#20426;?/p>

事发一年多,提及此事,胡连军还是觉得“匪夷所思?#20445;案?#35273;盐山县好像没有解放一样。”

他还记得最后一次见到姐姐的场?#21834;?017年11月17日,胡瑞娟的婆婆刚做完子宫肌瘤手术,在盐山县老家休养。天快黑时,胡瑞娟和陈春龙带着两个孩子,从廊坊的家里出发,赶回盐山老家探望婆婆。

“走的时候状态很好。”胡连军说,回老家的当天下午,姐姐在北京跟客户谈业务,“如果状态不好的话,她怎么谈呢?#20426;?#20182;坚称姐姐从没有任何病症,“她和很多明星有业务往来,如果疯疯癫癫,那些人怎么可能跟她谈呢?#20426;?/p>

胡瑞娟的两个孩子在廊坊上学,她原本说11月20日(周一)前会赶回来,但却迟迟没能回来。胡连军回忆,母亲几乎隔一天给姐姐打一次电话。刚开始姐姐很正常,她说孩子消化不良,要在这里治病,过几天再回去。但第6天之后,胡瑞娟变的有些反常。母亲打电话时,常常无人接听,要等到几个小时后,她才回过来。接通电话后没说几句,她就挂断了。事后,胡连军猜测,姐姐没接电话的时间段里,可能是被打得昏迷了。

2017年11月27日下午四点多,姐姐返回老家的第十天,胡连军接到姐夫陈春龙的的电话。陈春龙说了一句,“你姐没了。”正在小区快递柜前取件的胡连军怔住了,“没了?去哪了?你们去找找?#20581;!?#38472;春龙哭着说,“你姐姐死了。”听完后,胡连军一屁股坐到石墩上。

有村民表示,胡瑞娟之死,是迷信的家庭和荒诞的”大仙”共同作用的结果。

胡连军告诉新京报记者,陈春龙?#24739;?#30830;实很迷信。“陈春龙的妈妈,头疼发烧感冒什么的,不看医生也得先看看仙。”

胡连军记得,姐姐的孩子小时候,常常半夜起来哭。陈家有个亲戚在黄骅市给人“看病?#20445;?#23567;孩一哭,陈家人就给亲戚打电话,再根据亲戚的指点,在?#30116;?#25110;者屋子里放一些驱魔的物件。陈春龙的弟弟陈金来也迷信,”他身上常备朱砂,用来驱邪。”

被害人的代理人律师张铁雁表示,事发一年多后,在法庭上,他问陈春龙是否还相信“大仙”。陈支支吾吾没有作答。

文盲“大仙”

赵清江是什么时候“成仙”的,小?#19979;?#26449;里没有人知道,村民只是听到传说——有一天,赵清江在?#32422;?#23478;里看到狐仙,就突然间“得道”了。

赵清江在公?#19981;?#20851;供述,他在2015年3月份,突然能“看病”了,“我能从哭闹着来看病的人身上,看到鬼神。”

小?#19979;?#26449;村民王毅和(化名)对此说法嗤之以鼻,他和赵清江相识多年,“最了解他的?#32043;浮!?#29579;毅和告诉新京报记者,赵清江兄弟五人,他?#21028;?#32769;二,村里人没人叫他“大仙?#20445;?#37117;叫他“赵二”。

王毅和说,赵清江今年64岁,身材魁梧,脾气暴躁。他从没上过学,也不识字,是个文盲,“一出口就是脏话。”年轻的时候,赵清江捕过鱼,还在盐山县城干过农机修配工作。

大概在30岁左右,他在村子附近的205国道?#35029;?#24320;了?#24739;?#39277;店。?#20843;?#26426;吃饭时,让小姐过去诱惑,然后以此敲诈。”王毅和回忆,此后,赵清江因袭警、涉枪,被判刑。

新京报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,2001年,赵清江酒后借本村与邻村大?#19979;?#26449;修路占地补偿之故,找到大?#19979;?#26449;村长刘宝印。刘宝印的儿子跟他理论,被打了巴掌。随后,他找到大?#19979;?#26449;村支书,欲用铁锨铲他,两名派出所干警出面制止,遭到赵清江撕打,前来阻拦的刘宝印被他用砖块?#25233;?#36731;伤。

2000年8月4日,赵清江酒后到马村卫生院滋事,将两人打伤后,?#38047;们?#23376;将村长刘俊生的头部砸伤。当时,赵清江是小?#19979;?#26449;的副村长兼电工,资料显示,他还曾持猎枪,砸了大?#19979;?#26449;一名村民的头部。

因多?#38395;?#25171;、伤害村民,?#35762;?#26538;支,赵清江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。

王毅和告诉新京报记者,赵清江出狱后,在河?#34987;?#39557;港卖过水产,大约在四五年前,开始给人“看病”。王毅和不相信赵清江有什么神通,他告诉新京报记者,赵清江有亲戚在北京做生意,谁的生意做得不顺利,这位亲戚就会推荐他来赵清江这看一看。看之前,亲戚会把来者的一些重要信息告诉赵清江。“这样一运作,赵清江一算一个准儿。”

时间长了,“赵大仙”的名气逐渐传开,多的时候,一天有二三十人找他看。信徒们还集资在赵清江家附近盖了一座三进院的庙,供他“开坛作法”。

赵清江制作了名片,称可以治疗任?#25105;?#38590;杂症。但实际上,他并没有什么过人本事,治疗手段多以打为主。

附近小营乡李连村的刘涛,曾在2016年时带着妻子程韵“看病”。赵清江看过后说,程?#20185;?#19978;有两个“仙?#20445;?#19981;断折腾她。“赵清江用斧子头使劲拍打我媳妇的后背和屁股,还用?#21046;?#22905;后背和脖子。我媳妇的后背和腿上,都被打出了淤青。”刘涛说,看了半个多月,赵清江让他?#32422;?#22238;家打媳妇,“让我使劲打,就能打好。”刘涛觉得上当了,就再也没有去过。

▲赵清江。 受访者供图

不容“半仙”横行

2017年11月27日,胡瑞娟死亡当天。陈春龙、陈金来和“大仙”赵清江一同被盐山警方带走调查。次日,陈春龙因涉嫌故意伤害罪,被警方刑事拘留,2018年1月4日,被批准逮捕。其弟弟陈金来被?#21497;?#21518;,2018年1月4日,被取保候审。

案发?#25945;?#21518;,“大仙”赵清江因涉嫌故意伤害罪,被警方监视居住。2018年7月9日,其因患病,被盐山县检察院取保候审。

2019年2月27日,此案在盐山县法院开庭审理。新京报记者从被害人的代理律师张铁雁处获悉,此案曾由盐山县人民检察院提级到沧州市检察院处理,但后来又被退回到盐山县。张铁雁不解,他认为这样一起恶性的故意伤害致死案,应由沧州市?#24615;?#19968;审。

后来,在庭审间隙,盐山县检察院一名公诉人告诉张铁雁说,沧州市?#24615;?#26366;出具了函件,认为案件特殊,情节较轻,要求由县级检察院向县级法院起诉。

3月4日,新京报记者致电上述盐山县检察院的郭姓公诉人,他称,当天确实给被害人的代理律师(张铁雁)看了这个函,“函上的内容律师清楚。”

新京报记者从被害人律师处了解到,开庭前,赵清江坐着轮椅出庭,其并未认罪。后因其当庭突发疾病,法庭宣布休庭。此外,在法庭上,陈春龙仍称妻子胡瑞娟患病,但并未能提供证据。

开庭后的3月2日,随着推土机的一阵轰鸣,赵清江家的庙轰?#22351;?#22604;。命案发生一年后,赵清江病了,他的信徒也散了,但是命案发生一年多后,当地的“半仙”?#24266;?#27867;滥。

▲3月2日,“大仙”赵清江家的庙被拆除。 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摄

?#21834;?#36213;大仙’倒了,附近的‘赵仙姑’、’刘半仙’的生意反倒更火爆了。”小?#19979;?#26449;一名村民打趣道。新京报记者从?#20040;?#27665;处了解到,“赵仙姑”此前?#26377;∧下?#26449;,改嫁到邻近的星马村。有一天,她在厨房干活时,被黄鼬附身。在中国广大农村地区,将黄鼬视作“黄大仙”。从那时起,“赵仙姑”就能“看病”了。

据小?#19979;?#26449;村民王毅?#24466;?#32461;,近年来,外地有不少人找“赵仙姑”看财运、灾祸,“人多的时候,还得排队挂号。”

盐山的“刘半仙”则擅长看阴阳宅,迷信者认为,阴、阳宅,可影响后人的吉凶祸福、?#36824;篤都?#23376;嗣盛衰?#24466;?#24247;寿夭等事。

2015年,沧州贴吧有网友发帖求助,“哪里有给孩子看虚病的神门?要道行高的。”下方跟帖中,10多个网友给他推荐?#35828;?#22320;13个“大仙”。

王毅和称,迷信者对“虚病”、阴阳宅和“外灾”的信奉,给“大仙”们提供了土壤。“这些人学两句术语,编造一个成仙的故事,就去给人看福祸。”提到死去的胡瑞娟,他接着说道,“大仙”没能给她带来福报,“反而给她带了噩运、祸患。”

事发的小?#19979;?#26449;村支书告诉新京报记者,村里人对“大仙”赵清江知根知底,没人相信他。他称,本村人都知道,赵清江搞的是封建迷信,来找他“看病”的大多是外地人。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联系了盐山县边务乡乡镇干部及县委宣传部,但未获得回应。

《人民日报》对此案评论称,胡瑞娟死于丈夫的残酷之手,也死于“半仙”的妖言之口。尽管科学昌盛,但一些地方仍有“半仙”装神弄鬼。从钱财被骗,到搭上性命,悲剧屡屡上演。中央一号文件曾明确提出,丰富农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,抵制封建迷信。法治社会,不容“半仙”横?#23567;?/p>

新京报记者 赵凯迪 河北沧州报道

编辑 曹?#21482;?张太凌 校对 陆爱英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?#25945;ǎ?#25628;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投诉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广西快三遗漏统计
<rt id="u8uyo"><optgroup id="u8uyo"></optgroup></rt><wbr id="u8uyo"><tt id="u8uyo"></tt></wbr>
<center id="u8u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<noscript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center>
<rt id="u8uyo"><optgroup id="u8uyo"></optgroup></rt><wbr id="u8uyo"><tt id="u8uyo"></tt></wbr>
<center id="u8uyo"></center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
<noscript id="u8uyo"></noscript><noscript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noscript>
<center id="u8uyo"><tr id="u8uyo"></tr></center>